扁鹊见江城吏



扁鹊见江城吏,立有间。扁鹊曰:“今有疫在集市,不治将恐深。”江城吏曰:“集市无疫。”扁鹊出。江城吏大怒曰:“此妖言惑众耳!妄议疫情者,删贴,约谈,刑拘。”

居十日。扁鹊复见,曰:“今之疫在医馆,不治将益深。”江城吏曰:“鲜见,可控。”扁鹊出,江城吏又不悦。

又十日。扁鹊复见,曰:“今之疫在全城,不治将流毒全国。”江城吏不应。扁鹊出,江城吏愈不悦。

再十日。扁鹊望江城吏而还走。江城吏故使人问之。扁鹊曰:“疫在集市,封集市之所及也;在医馆,隔离医馆之所及也;在全城,百姓禁足之所及也;在机场高铁,枢机之所属,必流毒全国,无可奈何矣。今在机场高铁,某是以无请也。”

居五日,举国大疫。使人索扁鹊,已以救黎民故染疫身亡。瘟疫大行,死者不计其数,遂封城封路封楼。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只有赵国才配得上赵括

成都七中老师开课致辞: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

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