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为什么会被边缘化呢

不但体制内防疫专家集体失声,体制外显然也没有多少后备人才。无论是“封城”(不特指武汉此次的情况),还是隔离,还是是否送病人到外地就医以减轻本地医疗系统压力,都是防疫中可以使用的手段。但是具体怎么封有效,怎么隔离有效,送出去要怎么送,其中要做好哪些措施和后勤保障,这都是有讲究的,而且也极其需要一线的工作经验。目前为止,完全没有看到任何专业的讨论和建议。是正规一线医生,搞过传染病治疗的科普大V们很少,他们几乎全都是大学实验室出身。居家隔离手册也都是WHO的指南翻译,甚至还都是网民自发救济,根本没有针对性的对于中国当下疫情的防疫建议。你说美国的居家隔离和中国的居家隔离能是一回事吗?本地特色可能就是双黄连……

有人说当下的严峻疫情是官员凌驾于专家之上的结果,其实并不只是这样。疫病爆发后的管理失当和机构改制可能有一些关系。原本在中国,防疫、病毒研究所、医院分属三个不同的体系。中科院病毒所这样的机构研究病毒是研究病毒本身,医院专管病毒侵入生物体之后的治疗,而防疫由防疫站负责,专门研究的是病毒在环境中的传播和控制。这三者各司其职,并互有重叠的部分。中国在九十年代之后开始搞防疫站撤并,专职搞防疫的人才边缘化了,这就导致在传染病控防上出来说话的全是医学或者搞生物学研究的跨行发言。因此很容易出现纸上谈兵的情况——用科研标准要求临床和一线控防的巨大陷阱——专家组后来反复自辩的一句话是科学需要依据。可是,科学研究的标准和临床执行所需要的标准并不是一回事。某报道中提到重症科一线医生说“一月中旬专家组还是在讲诊断标准那一套东西,我们就反映诊断标准太苛刻了”,可见一开始的专家组很可能不懂防疫,使用了错误的标准来指导疾控。基层医生一来极度缺乏话语权,二来顶多也就管到医院内部,不可能涉及医院以外的传播控制。防疫专家的缺位,和其他很多因素一起,导致了当下的严峻局面。

在机构设置上,本来防疫站和卫生局理论上是平级的关系。防疫站有独立法人,防疫站专管传染病的传播防控,和卫生局负责的业务是不同的。防疫方面的专家和医学方面的专家,本身研究的方向也不同,一个是控制疾病的传播,一个是治疗疾病本身。在历史上,防疫站也经历过几次撤并。《中国卫生》2018年12期刊登的文章《从防疫站到疾控中心》回顾中提到:新中国成立之后,传染病一度得到了控制,于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许多地方将防疫站和卫生行政机构和医疗保健机构合并,成为”三合一“,但结果导致了防疫人才流失,工作停顿,传染病卷土重来。由此,62年后又重新确认了卫生防疫站作为独立机构的存在。然而,九十年代之后,又开始了新一次改制,由于中国疾病谱的改变,卫生水平的提高,防疫机构被认为落后于时代发展了,由此,公共卫生体系开始将重点放在慢性疾病防治上,传染病的研究和控防逐渐边缘化。2001年后,防疫站撤销,与其他机构合并成为疾控中心。2003年,非典爆发,对中国的传染病控防提出了极大挑战,但其后仍然维持了这个疾控中心的体系。回顾这段历史,可见目前传染病控防只是疾控中心的一个分支,而疾控中心/公共卫生的关注点趋于多样,更关注慢性病防治,而在传染病防治这项中,呼吸道传染病控防恐怕也一向不算重点,也难怪会有流感疫苗接种率极低,流感死亡人数多但大家都缺乏防护意识,结核病卷土重来的问题。

UCLA的公卫学院副院长张作风在某采访中提到“控制新发传染病,不一定要先知道病因,而是应该先采取预防”。面对疫病爆发,启动预防控制先于病因研究的思路,就是典型的防疫工作思路。OSU预防兽医系教授王秋红在采访中也曾说到“传染病不能等到确定才预防,即使刚开始没确认,也要当作人传人来看待”。这是一种新颖的思路,然而,这其实也是防疫的基本思路。张作风也直接指出:“这次公共卫生流行病学专家全线静悄悄……”

全国的传染病医生大多数是被调剂的,主要专业是结核、肝炎和艾滋,缺乏经典传染病和新发传染病经验,也不懂防疫;各大公卫学院的重点也是慢病管理,对传染病也没有太多关注。那么谁来说话呢?不是不愿意说,而是真的没有人。这次武汉肺炎的卫健委专家组和其他几位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专家,确实存在这样的情况。钟南山、袁国勇,李兰娟,高福,曾光,王广发,张伯礼,邱海波,蒋荣猛,李兴旺,徐建国,他们都不是防疫系统出身的,几乎都不是专职搞呼吸道传染病的。很感慨,14亿中国人,无数的专业人才,竟然似乎连一个真正专业对口的都找不出来?

而防疫为什么会被边缘化呢?撇开各种其他因素不谈,应该与以下两点有关:一是防疫不好发论文,基层工作者的确是“论文写在大地上”,数据难收集难获取,目前的科学界主流也更青睐高精尖的基因层级,分子层级的研究;二是防疫做得好,则最好的局面是无事发生,无事发生自然不会有人重视,只有疫病大规模爆发,才会引人注意,而这恰恰说明防疫没有做好……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只有赵国才配得上赵括

成都七中老师开课致辞: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

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