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20的博文

正能量综合症

那天,遇到这样一个年轻病人。 我告诉他,通过检查,发现他有胃炎。 他眼神复杂地盯着我看了会儿,仿佛倒是我得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病,然后忽然激动起来,开口对我说道: 医生,你内心为什么这么阴暗呢!看问题怎么从来只看负面,看不到好的,光明的一面呢? 我的心、肝、肺、脾、肾、膀胱等等这么多部件都很好,它们才是我身体的主流,为什么你要一定要盯着胃不放呢? 我的胃好不好,我最有发言权。它养活了我身体数百个器官,解决了几十万亿细胞的吃饭问题,它多努力你知道么? 况且胃炎这种东西,现在很多人都有,有的人现在没有,历史上也有过,而且比我严重得多,你为什么偏偏只看到我的? 奉劝你照照镜子,敢说自己一点毛病没有么。你也有,还不少呢,有什么资格说我。 不用查你的历史我也知道,你一定受过什么刺激,对胃一贯有敌视情绪。请收起你的傲慢,我只接受善意批评,但决不接受无端指责,恶毒攻击。你最终目的就是想把我的胃摘除。别否认,你没说,我知道你这么想的。 还有我的邻居们,也经常用怀疑的眼光看我,有的还说我是虚胖,不正常,我一生气,打了自己好几拳。 告诉你,我身体好着哩,满满的正能量,而且是越来越好。别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胖了,瘦弱多病那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胃好才会胖,胖就证明我胃好,他们其实就是羡慕嫉妒恨,看不得我好。 我明白了,你一定是被收买了,谁会不为利益去做事呢。你说,到底拿了人家多少钱,美金还是日元…… 他就像打开的水龙头,滔滔不绝,越说越激烈,脸也逐渐膨胀扭曲,目光开始变得虚幻游移,仿佛不仅对我,也是对空气中的什么开火。 家属一看状态有点不对,赶紧拉他出去。 他边走嘴里还在念念有词,叨咕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一个,你行你上别逼逼,哪好你就上哪去,散布反动已举报,果断取关不犹豫…… 后来我建议家属:他的表现,与当下高发的“正能量综合症”高度疑似。要不,先去精神科看看吧? 家属说:去过了,那儿的医生说,咱国家这类人太多,治不过来。

李国庆列传

李国庆,甲辰(1964)年生国庆日,京兆人。祖有显,家殷厚,父母皆供职机关,且好学,可称士大夫之族。 国庆少时善学,敏悟绝人,好争风,喜建言。及高考,庆以状元及第入京师大学堂,攻社会学系,邻里、朋党多慕之。 国庆为人豪放,好品论,出言常未逊,人不能制。会课堂有辩题,常与师长夺辞,以故遗恨于人,独国庆置若未发,自以豁如也。 又擅殖贾,逮逢非常之日,辄售相宜之货。中秋则出月食,七夕则贩羊肠,重阳则出酒品,元旦则卖礼炮。 国庆每至学堂,必衣西装,革其步履,鼻承眼镜,腰环玉带。或曰:“足下有富豪之资,学者之才,而持匹夫之气也。” 国庆乃曰:“吾闻古之能人,如昌黎、太岳之徒,亦未脱于本性,或淫而致死,或贪于财货,吾亦步免矣!” 其后事业有成,反而观之,正其论耳。 己巳(1989),国庆既结业,逡巡两岁,乃决意业货殖,遂下海。 居四年,联京师大学堂、社科院诸部,草创图书之业,为经理人。 丙子(1996),赴美利坚,遇俞渝,相见甚欢,未及三月,乃结连理。 俞渝者,渝州人也,为良家子,于纽约学堂受业,精通外语,且得MBA。 翌年,国庆携渝归国,时人无不慕之,皆曰:“足下交运,竟得俞女,且俞才气过人,日后当与力,诚乃君之良妻也。”庆顾笑不言,惟拥俞入室。 己卯(1999),当当新创,国庆与渝俱为首创者。当是时,IDG、LGHG争投资,至八百万余美金,庆与渝持股颇巨。 居数年,亚马逊适中国,驻足观望,良久。已而致书告庆曰:“吾欲登中华,然贵国乃异邦风土,恐道路不明,遂引数万美金,欲购八九之股,可乎?” 国庆持书与渝,日夜思忖,终皆蹙眉,乃告曰:“一二股可也,八九股甚巨,不可。” 亚马逊遂持书之卓越,卓越欣然应之,创联合公司,共售书籍,销量大举,当当怏然。 初,强东亦已创京东,涉足图书音像之品,欲与国庆争食,国庆或遇之,哂曰:“京东不过乡狗耳,欲食吾馐,岂可得哉?” 渝闻有愠色,曰:“夫君切莫等闲视之,吾观强东,有大志,且京东攻物流,货物通畅,至于朝发夕至,世人多爱,固不能小觑也。” 国庆曰:“吾体量甚巨,且专事图书,既拔半壁江山,岂惧竖子之衅?” 渝微觉不祥,然不能制庆,遂言止。 居三四岁,京东始过当当,以其廉价多盛售也。当当既败于物流,更无力与价格之争,复大败。 戊戌(2018),春,当当已然破败,官网不修,平台不举,瘫痪有日。 已而海航告商界曰:当当为吾所购,诸君勿念。 庆声名益悄

周某列传

窃·格瓦拉,固名周立齐,俗谓周生,广南西路人,天朝四十年生南宁府。 夫周生,举止如山猿,言谈若野鼠,具蛮夷之形,匿滑稽之性。 且面生滋垢,衣久不浣,平素无大志,常游荡闾巷、阡陌间,以故乡人共亲戚者皆恶之。 每有靓女过其身,闻其体味,辄呕而泄,市民闻其迹,无不惊惮,是必引儿避匿。 及长,周生往工厂求职,小吏视其面,知其底细,乃短于厂长曰:“是人乃竖子也,乡人皆厌也,诚雇以用,窃以为患。”厂长遂辞。 周生既归,怏怏失意,临邕叹曰:“吾向多不矩,而今有悔寤之意,奈何天地乏德,竟断生生之道。” 语未毕,有惊雷自东面而来,轰轰然响彻云际,俄倾盆大雨至,周生仰天长啸。于是披发行于江滨,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当是时,老父有驾车至者。 及周所,直坠数砖头河中,顾谓周生曰:“孺子,下取砖!” 周生愕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去履下水取砖,得数十。 父曰:“请尽取之。” 周生潜水曳蹄以导,寻三刻,不能尽得。 父曰:“何如” 周生曰:“甚难。” 父引上岸,而以指向门扉中,数目周生。周生细视,见一老翁出于车,忘锁,直入户。 老父曰:“取之。” 周生讶然,遂驾车之父次,而告以成功。 老夫曰:“何如?” 周生曰:“甚易。” 老父出一编书示之,曰:“读此书则余生无患也。”遂去,无他言,不复见。 旦日视其书,乃《窃车策》也。周生异之,常习诵读。 居五六年,周生研习颇深,而技艺益娴。 自天朝五十二年至六十八年,十七年间,窃车数百,人皆惧之,至市民徒步而行,不敢购车。 周生意气盛然,乃登高瞩远,视天下芸芸众生,攘攘熙熙,劳苦困顿,鲜有过己者,遂自为歌曰:“大风起兮与飞扬,天涯海角皆空忙,安如余兮窃四方?” 时有诸马仔从其后,倚歌而和之。周生乃起舞,慷慨伤怀,泣数行下,谓诸马仔曰:“吾自弃良从窃后,卑鄙不再,自信非常,乃天之赐也。”左右闻而涕泣,莫能仰视,无不心向往之。 周生行夜道日多,终遇鬼魅,自天朝五十八年以来,多有捕快眷顾,常以银镯遗之,且邀入缧泄。 左史知其故事,异其人,问曰:“颇思家否?” 周生曰:“此间甚乐,不思家。且囹圄多异人,雅音闻于我耳,诚大飨也。” 左史跌镜,又问曰:“公将弃窃从良否?” 周生笑曰:“吾誓,余生必不从良矣。” 于是言传天下,为市井笑言,唯南宁有车者甚恐。 时人端其相,以与古巴国父切·格瓦拉神类,遂授

吃瓜群众都在等待一个大瓜

1 清河县的瓜,如今跟往日不同了。往日,看到一个瓜,哪怕没有成熟,吃瓜群众也可以一窝蜂冲过去,捧起来吃得津津有味,完了还要用力咂一咂手上的汁水。 如今的瓜,即使已经成熟,又大又圆,而且是瓜主亲自捧上来的,也不能轻易下嘴——说不定就是个毒瓜,一次毒倒一大片。 2 清河县县令家的瓜,是万万不能吃的。即便是那种口味儿很正气的瓜,也不能吃。因为这牵扯到“你也配?”的问题。这些在清河县境内已经达成共识,很少有人再去触霉头。 外县倒是不少人吃清河县令家的瓜,那些都是铁了心跟清河县作对不想再回清河县的。这帮外县吃瓜人近些年的吃相很难看,影响力也日渐式微。 县令的亲戚,偶尔也会有瓜。如果是负面瓜,也是不能吃的。正面瓜,可以吃,但一定要假装不知道更不能暗示或者指明瓜主是县令的亲戚——否则容易让人联想到负面的东西。 清河县县吏的瓜是可以吃的。比如县吏李外传被武松打死了,是可以吃的。但这种瓜处理不好也有毒。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不能吃得太深——可以吃李外传本人的瓜,也可以吃李外传家属的瓜,但倘若李外传和李外传家属后面牵扯到清河县重要人物,就要适可而止了。 吃县吏的瓜,比较忌讳把瓜往县衙牵扯——不能因为县吏一个人的事儿,把整个县衙都给抹黑了。这些年清河县越发要脸,非常忌讳这一点。 3 清河县的商人有很多种。一种是背靠县衙的那种,是金钱与权力的结合体,西门庆就属于这种。 这样的富商如果出了瓜,也是不好吃的。他们会第一时间出动,给瓜上添加佐料,让人难以下咽。比如西门庆跟潘金莲通奸杀死武大郎,这么明显的大瓜,却没人敢吃。 街坊邻舍,都知道西门了得,谁敢来管事? 另一种是没有县衙背景的纯商人。陈敬济后来开了个店铺,搞货物贩运生意,他就没有县衙背景。 这样的商人如果出了瓜,就可以趁机大吃一顿。比如陈敬济在外面找了小老婆、家暴原配等等,都可以吃。 还有一种商人,看似没有县衙背景,但本身影响力巨大,也是不能吃的。比如清河县有一个商人是专门提供瓜刀、瓜勺、瓜盘的。他们家出了瓜,也不能吃——否则他们会没收吃瓜群众的吃瓜工具。 4 清河县还有一个容易出瓜的群体——勾栏里的妓女、优伶、戏子。他们娱乐清河县各界,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免不了出一些瓜。他们内部之间也很热闹,也容易出瓜。 这个群体出过很多瓜:恋爱、情色、劈腿、家暴、酗酒、抽大烟、赌博、割韭菜、情妇情妇、第三者插足、子女移民外县等等都出过。 吃他们的瓜要

默克尔哈佛演讲:推倒无知和狭隘的墙

哈佛大学第368届毕业典礼于2019年5月30日星期四举行,主题是:移民创造了梦想,会让世界更美丽!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担任首席致辞嘉宾。默克尔曾经是量子化学家,在苏联控制的东德生活了35年。1989年柏林墙倒塌,德国的统一激励了默克尔离开科学领域参与政治。她在2005年当选为德国总理,并将连任至2021年。默克尔是第一位胜选德国总理职位的前东德人,也是继赫尔穆特·科尔之后德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总理。 当天,哈佛向默克尔授予了荣誉法学博士学位。之后,这位德国总理开始用英文向大家问候,并用德语演讲。 演讲全文翻译: 谢谢你们! 我想我们开始吧。 尊敬的哈佛校长巴科,联盟成员,监督委员会成员,校友会成员,教职员工,自豪的父母和毕业生们,今天是欢乐的日子,是属于你们的一天,大大祝贺! 今天我很高兴来到这里,并想告诉你们一些我自己的经历。今天也将是你们走向生活挑战的开始。现在,机会的大门正在向你们打开。这多么鼓舞人心! 德国作家赫尔曼·黑塞对这种情况有一些美妙的描述。我想引用他的话,然后继续用我的母语演讲。赫尔曼写道:“所有的开始都拥有神奇的力量,护卫和帮助我们的生活。” 当24岁的我拿到物理学位的时候,这首诗也同样激励过我。那是1979年,当时世界被分成了东方阵营和西方阵营,处于冷战阶段。我在东德长大,一个按计划经济过日子的独裁国家。没有自由,人们没有表达的权利,充满政治迫害。 东德政府害怕人们因追求自由而逃离,于是建造了柏林墙。这是一堵由水泥和钢筋造的墙。任何试图翻越它的人,都被抓起来或者被枪杀。这面墙将柏林分成两半,将人们和家庭分开,其中包括我的家。 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东德科学研究院做物理科研。我住在离柏林墙很近的地方。每天在我上班和回家的路上,我都要经过它。在它另一侧,是拥有自由的西德。 每天,当我走到接近柏林墙的时候,都不得不在最后一分钟掉头,走回自己的公寓。这意味着,每天,我都不得不在最后一刻,向墙那一边的自由转身。那如此地折磨人,我都不知道多少次觉得再也无法忍受了。 我不是异见者,也没有去冲击过那堵墙。但是,我也从来无法否认那堵墙就在那里。我不想自己欺骗自己。柏林墙限制了我的机会,它就真实地挡在我的前面。 然而,在那些岁月里,这面墙无法做到一点:它不能限制我内心的想法,我的个性,我的想象力,我的梦想和愿望。禁令和强制不

昨夜无眠,为了一个学生

《昨夜无眠,为了一个学生》叙述一个博导的亲传徒弟转行的事情。该文曾激起对科研有兴趣的网友的关注,也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大学教育的大讨论。 五年前,他在清华大学数学系四年级。他可以保送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参加了我们所的入学考试后,研究室建议我考虑他。面谈后,我同意了。 事情开始得非常顺利,他请我担任他大学毕业论文的导师,我给了他一个解矩阵半张量积方程的小题目。讨论了几次之后,他就做下去了。他很快进入角色,做了一些小的结果。他的毕业论文,我修改过。后来他告诉我,得了“优”。我也比较满意,觉得他赢在了起跑线上。 硕博连读的第一年,他在研究生院上课,接触不多。第二年回所,我很快发现了他的优点。从素质上说,他数学基本功扎实,和他讨论数学问题是一种享受。一些需要细想或计算的问题,交给他就好了。少则数小时,多则一、两天,一定会给你一个“Yes”或“No”的解答。 他在科研上的敏感性也很难得。例如在讨论布尔网络可控性时,他首先发现了控制传递矩阵的特性,我们一起,很快导致了一个很简洁的能控性公式。这个公式不久后被两个以色列人重新发现。碰巧我是他们文章的审稿人,我告诉他们:一模一样的公式我们已经发表了。这是一个比较深刻的结果,后续引用也很多。没有他,这就不是我们的了。 他在实验室口碑很好,他负责研究生的一些组织工作,很负责,室领导也很满意。他被认为是室里最用功的学生,白天、黑夜都在实验室干活。虽然家在北京,但周末常不回家,有时回家看看,半天就回来了。 他几乎是个无可挑剔的好学生,听话出活,对我的要求(现在反省可能有些过份了),从来不说:“No”。我渐渐地被他感动了,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我跟他说:“我是一个失败的运动员,当我成了教练员,就把全部希望放在了学生身上,但愿他们能实现自己当年的梦想。” 当博二开始的时候,他的研究成果已经相当多了。为了他的成长,我对他提了个要求:30%时间做研究,70%时间念书。这一年,他主要上了微分几何以及相对论的课。另外,由于自己主要在确定性方向工作,我不希望他在随机方面有缺陷。 我让他自学“随机过程”,每周报告一次,用的教材是Z. Brzezniak, T Zastawniak, Basic Stochastic Processes。我要他连每一道习题都要讲清楚。到了第二学期,听众只剩我一个人,我们还是一直坚持到讲完。事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