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辩雾霾治理

环保部的会议室里,红色横幅上书:“欢迎各种专家倾尽毕生所学随心所欲指导!”
现场气氛热烈,各位专家争论的面红耳赤,他们为治理雾霾的最佳方案唇枪舌剑,争风吃醋,差点大打出手。
这是12月17日,在北京召开的“雾霾治理高峰论坛”现场。
会议现场莅临了各种专家,其中包括气象专家、空气流动专家、心灵鸡汤专家、公安部维稳专家、环保部专家等。
因此,这次会议代表了中国雾霾治理研究的最高水平。
会场窗外一片灰黄色,如同一口倒扣在大楼外的锅。
各位专家装束各不相同,有人带着口罩,有人带着防毒面罩,还有人鼻孔塞着两个香烟的过滤嘴——这是自己设计的除霾装置。
带防毒面罩的专家,在来开会的路上受到了警察盘问。警察认为他们带着防毒面具,是指责这个城市和日本731部队的毒气室一样,已经涉嫌了寻衅滋事罪,必须立刻摘来下。
一些带口罩的专家,受到了朝阳群众的特殊关照。派出所接到了无数个举报电话,称街道上出现了很多相同装扮的人,他们用口罩遮住面部,道路以目,形色匆匆,有团体性作奸犯科的嫌疑。
但也有一些专家视死如归,将嘴鼻裸露在空气中。
这些专家们赶到会议室的时候,都有一种地下党突破了层层封锁,进入安全区的胜利之感。见了面,亲切的握住对方的手,使劲的晃动手臂,叫一声,同志!革命友谊的深厚感情洋溢在会场。
这些专家们想起了1921年游船上的著名会议。他们深知,如同那场会议改变了中国的未来一样,他们的方案将彻底改变中国雾霾。
与会的各路专家们针对雾霾治理,共提出四个解决方案,并讨论了这四个方案的优劣。
第一种方案:我们比风能吹
雾霾越来越严重,我国的环保工作者,时常会因治理不力显得自惭形秽,时常会在一场风将雾霾吹散后而羞愧万分。
但是,空气流动专家们提出的这个治理方案,能让环保工作者们,在雾霾来袭的时候,充满豪情的喊一句:我们比风能吹!
是的,整个中国人吹口气,世界都要刮起飓风。因此,处于人道主义考虑,避免全世界被飓风侵害,这次“比风能吹”的实施方案,只局限于单个城市。
具体做法是,在雾霾来临或者即将来临的时候,整个城市的15岁以上的居民,就近集结到马路上,统一向同一个方向吹气。这种巨大的蝴蝶效应,能够产生7级大风。
雾霾必将闻风而逃。
不过一个潜在风险是,一定要确保吹气的方向一致,否则空气产生对流,极易产生龙卷风,从而国家财产遭受损失。
第二种方案:全面封杀雾霾。
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的解释,封杀的意思是,用封禁或封锁的办法,使人或事物在某一领域不能存在。
封杀雾霾就是依靠这个原理。
其实这个技术运用最熟练的是中央电视台。去年,中央电视台封杀了一个歌手。很多观众长时间在电视上看不到她,误以为自己之前看到的这个歌手都是自己的幻觉。
封杀雾霾的具体做法是,禁止在报刊,电视,广播,网络中出现雾霾二字。删除新华字典中“雾霾”二字。医院所有关于雾霾导致的疾病,全都不允许诊断。
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成本小,并且易于操作。从中央到地方,逐一行政推行,效果显著。
民众会因为看不到雾霾二字,而误以为看到的雾霾是幻觉。
但是这样的弊端在于,民众会有精神错乱之感。如同吃着一堆狗屎,却被称吃着人间珍馐佳肴一样。精神病院的患者数量会上升,一定程度上会给医院带来就诊压力。
第三种方案:开展“热爱祖国,心中无霾”的活动。
该方案由心灵鸡汤专家于丹提出。于丹将任首席讲师,在雾霾严重的城市普及以下主要观点:
“世上本没有霾,谈论的人多了,也就成了霾”。
“只要心中有爱,就能百霾不侵”。
“霾,还是国外的的醇”。
“我们的生活不能只盯着霾,还应该有诗和远方”。
“热爱霾,就是热爱祖国”。
目前,已经有北京、石家庄,成都等城市,向于丹发去邀请函。于丹将在这些城市巡回演讲。
这个方案因为投入小,操作性强,而被各位专家极力推崇。
第四种方案:成立“屁管办”。
经过科学实验,对雾霾贡献最大的并非是汽车尾气和周边化工厂,而是餐厅,早点摊,家庭厨房,和人体排放超标的氨气,甲烷等有害气体。
目前,各大城市加强了餐厅,早点摊,家庭厨房的监管,关闭了排放不合格的餐厅以及早餐摊。
对于监管难度稍大的人体氨气、甲烷排放,相关部门将成立“屁管办”,以加强控制人体气体的不合格排放。
具体做法是,在人体臀部安放检测仪,排放一次气体扣1分,如果累计12分,则丧失了排放资格。
这种做法的不利因素在于:人们如果私自摘下臀部的检测仪,可能会造成监管失效。
这几种方案,已经进入了深入调研阶段。有专家表示,或许会祭出这几种方案的组合拳。治理雾霾,大约本世纪内可以完成。
毕竟,北平晚报曾报道:不要让污染空气进入新世纪。
(本文纯属虚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只有赵国才配得上赵括

成都七中老师开课致辞: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

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