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机场等一艘小船


1.

我遇到小船的时候,是在一艘客轮上,她为什么叫小船呢?我也这么问过她。

“我喜欢四处流浪,在人潮中穿过,像漂浮在海面无人驾驶的小船。”

第一次聊天,我就觉得她是一个善于聊天的活泼女孩,虽然将头发染成了红黄两种颜色,耳朵上各戴着两只耳环,后来经常和我一起站在甲板上一边抽烟一边望着海平面,但只有跟她说过话的人,才明白她的内心和她的外表严重不符。

“我老家是在上海,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大学时候最喜欢学英语,虽然是历史专业,但已经过了英语专业六级的水平。”

我曾听到过小船跟客轮上的外国游客用英语交流,如果她不开口说中文,我甚至不会知道她是中国人。

那天夜里,我严重失眠,便来到甲板上吹出风。海面上的波浪不断地拍打着船身,发出“啪……啪”的声音,晴朗的夜空中挂着许多星星,月亮则显得较为暗淡,但从海面依然可以看到月亮残缺不全的倒影,海上除了月亮,一片黑暗,我根本分不清那里是地平线,似乎自己正飘荡在一个装满沥青的黑色罐子里,心情不由的有些烦闷。

我点燃一根烟,尼古丁顺着气管进入到我的肺脏,然后其中的某种物质进入我的大脑,让我产生了某种不可言说的轻松感。

“能给我一根烟么?”

旁边出现了另一个声音,听上去温柔年轻,但语气中透露着些许落寞。

她就是小船,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2.

“一个人在客轮上打工?”我问她。

“是啊,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做过一段时间的翻译,但感觉太枯燥,还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刚好听朋友说这艘客轮在招随船售货员,便报名来了,一做就是三年多了呢……”

小船对我讲述着这三年来自己经历过的种种:刚到船上时因为晕船根本吃不下饭、第一次踏上除中国以外的土地、第一次向外国人介绍自己的商品、拿到自己第一笔佣金……

“某个夜里,我也像你这样站在这里,那时,我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没有了喧闹和争吵,我能感到真正的自由。”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她转过头问我,天色太暗,我看不清她的眼睛,只能看到从她嘴里吐出的白色烟雾,缓缓消散在夜幕中。

“想体验一下在海上漂泊的感觉,也是经朋友介绍,便搭乘这艘客轮到处转一转。”

那时候的我已年过三十,生活却一团糟,在一线城市打拼几年,在家乡买了房,也有了些积蓄,貌似一切都很顺利,一直到跟我在一起了七年之久的她分手。分开的两个月中,我几乎没有出门,只是在家里闷着喝酒,啤酒罐散了一地,烟头从茶几到地板到处都是,外卖饭盒堆在厨房的地上,就连房东都看不过去了说要收回房屋。

那天朋友来对我说,他有一张客户送的游轮套票,可以在邮轮上呆一个月,除非酒水自费之外其余费用全免。

“不去的话三十天后就会过期!”

他扔下这样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我刚开始依旧像往常一样无动于衷,躺在床上、沙发上抽烟,饿了叫外卖,渴了喝啤酒。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了大海,躺在床上似乎听到了海浪的声音,皮肤上仿佛有海风掠过,能感觉到丝丝凉爽。

我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我要去海上。


3.

第二天的夜里,我还是来到甲板,过了一会,小船再次来到我身边,我直接递过去一根烟,为她点燃。两人就那样站在甲板上,手扶着栏杆,望着茫茫夜色。

“你喜欢过别人吗?”我开口问她,她的年纪应该在二十六岁左右,只是染过色的头发和夸张的耳环让我想到了前几年非常流行的杀马特,好在她的头发还是垂在肩上,不是那种直立起来的“爆炸”发型。

“没谈过恋爱,但喜欢过一个男生,喜欢了三年呢,不过直到最后也没告诉他。”

“那倒是有些可惜。”

“没什么可惜的,虽然喜欢,但我知道他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

第二次跟她聊天,我们显得熟络了许多,我知道了她真实的名字,可我已经习惯了叫她小船。

那天晚上我知道了她这副打扮的真正原因:为了保护自己。

很聪明的办法,利用自己的外表来迷惑别人,看似经历了许多世事,但实际上充满着天真和单纯。

“我可是知道了你的秘密哦,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我跟她开玩笑的说道,一边将脸凑近她的脸,我终于在船上疝气灯的灯光下看清了她的眼睛,清澈中带着坚强。

她的脸上画着淡妆,涂着粉红色的口红,很标致的一张瓜子脸。

她似乎没有被我的举动吓到,淡定的看了我一眼,便继续望向海面,我讪讪的退回到原来的位置,距离她差不多有0.5米。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半天我们谁都没有再说话。

“我看得出来你不是坏人,坏人只会不声不响的从背后伸出黑手。”

居然这么轻易的被她看穿了,有种挫败感,但她说的很有道理,我虽然不敢自称是一位好人,但我除了小时候偷过别人家的西瓜和苹果之外绝对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所以也算不上是一个坏人吧。

4.

后来连续好几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都会在甲板上相遇,各自抽一根烟,随意的聊天。

我们之间仿佛产生了某种默契,不需要约定好时间和地点,每天夜里都会按时相遇。

“好久没有和人聊这么多了。”

那天晚上她突然这么对我说,我从中听到了一丝孤独,她说完便转身回了船舱,我望着她的背影,船舱里的灯光将她的影子打在甲板上,显得如此单薄。

我也像她说的那样,好久没有和人说如此多的话,自从失恋之后我便和大多数朋友失去了联系,刻意回避过去的朋友圈,只是每天宅在家里。

后面的几天晚上,我却没有在甲板上遇到她。一天夜里我一直等到临晨都没有见到她的踪影。

我想她大概是不回来了,对一个陌生人诉说完自己的一切大概就会再次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吧,但我却在心里产生了某种依赖,我有那么一种期望,希望她能够再次出现。

那天白天,天气很好,海水中倒映着蓝天白云,海风中夹杂着海水的腥味。船舱里的人在白天变得活跃,尤其是在这样美好的天气里。

大家都站在甲板上,客轮的服务人员搬出桌椅,将白色桌布铺到圆形桌上,服务生手中端着圆盘,圆盘里放着若干酒杯,酒杯中盛着各色的酒,有香槟、红葡萄酒、还有金色的威士忌和白色的伏尔加……

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不停地端着酒杯在人群中推杯换盏,我从服务生的圆盘中拿过一支装有香槟酒的酒杯,来到甲板的边缘,望着远处的海面。

有几只海鸥在海面上飞行,彼此追逐,发出悠长的叫声。

“先生,了解一下这款最新的西铁城的手表吧,是机械光动能的,不需要电池哦。”

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想起,我转过身去,果然是她。

她大概也认出我来,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不过随即便消失不见了。

“好巧,今天天气真好。”

她手中抱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盒子底部铺着一块红色的棉绒布,上面整齐的排列着六块手表,每支手表的款式都不相同,上面有白色的塑料标签,标签上的数字应该就是价格。

但我对于手表着实不感兴趣,她也没有继续再向我介绍手表。

我想问她前几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出现,但终归没说出口。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密切到可以询问别人的行程轨迹的程度,因为这可能涉及他人的隐私。

“你应该快要下船了吧?在船上呆了十几天了吧?”

“时间刚好过去了一半,还有半个月呢。”

算了算,我来到船上已经有十五天了呢,这十五天每天都是在甲板上看看大海,感受着船身随着海浪的起伏来回摇晃,每三天船上会举行一次舞会或者音乐演奏,我经常只是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舞池中央的人们随着音乐跳舞。

每天晚上仿佛便是我的演讲时间,虽然偌大的甲板上只有她一个听众。

“前几天晚上你也还是去甲板上吗?”

她突然问起我来,我一时间猜不透她这么问的意思,只能如实回答。

“是啊,还是每天都去,只是一个人站着抽烟,并没有可以说话的人。”

我省略了那天夜里等她等到临晨的事情,可能我觉得说出来她可能不会相信,亦或者我怕我说出来会让她觉得我对她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5.

接下来的日子并无什么新奇,但好的一点是小船又回来了。

我们还是像之前一样在晴朗的夜里来到甲板上抽烟,一起看着天空中的星星,感受着海风带来的凉爽。

白天我偶尔也会在甲板上碰到她,她的长方形盒子里有时摆放着手表,有时是香水或者口红。

她曾告诉我,这些商品都是客轮去各个国家的时候从口岸的免税店拿的货,都是正品,但由于是在客轮上售卖,并没有关税,所以价格会便宜很多。

我知道,她的大部分收入都来源于这些商品。

那天夜里的风有些大,小船站在我身旁,我看到她双手环抱在胸前,不停地用手摩擦自己的胳膊,我知道她应该是感到冷,便脱下自己的外套为她披在身上,当我转到她面前准备为她系上扣子时,她突然用双手抱住了我,整个人窝进我的怀里。

“你知道么?每天和同一个人聊天,很容易产生依赖的。”

这又何尝不是我想说的话,看到她的样子,我突然想竭尽全力的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可再过几天,我便要下船,继续开始新的生活。

与此同时,我还发现,我不在像以前那样频繁的想起我的前女友,她的样子在我脑海中也慢慢变的模糊,我不知道该归功于大海,还是该感谢小船。

那天晚上当我吻向小船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她的嘴唇异常绵软,温度却有些冰凉。

“你跟我一起下船吧。”

我突然想带她一起下船,没有去考虑下船之后的生活,只想带她一起上岸。

“你会等我吗?等某一天我下船了就去找你,那时候你会等我吗?”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害怕自己当时对她说的话是一时冲动,害怕自己的食言为这个善良的姑娘带来伤害。

不过小船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停留,那晚她依偎在我的怀里,我们在甲板上站了很久……

下船的那天,客轮停在了广州的某个港口,我站在下船的扶梯口,小船站在我的面前。

“这是我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掉眼泪哦。”

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强颜欢笑着对我说道。

我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抱住她。

“我会等你的!”

我走下扶梯,对着站在船上伏在栏杆上望着我的小船大声说道。

6.

广东六月的天气异常闷热,马路上都能看到淡淡的热气升腾。

我来到机场的航站楼 ,在距离出口十几米远的地方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来,摘下墨镜,望着玻璃外面的世界。

航站楼并没有因为炎热的天气而变得清净,来来往往的行人背着背包,手中推着行李箱。一个一只手提着手提包,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在打电话的中年男人从我面前走过,脚步匆忙,可能是要赶去哪里。

我拿出手机,打开收件箱中的那条短息,再次核对航班降落的时间和地点,确认准确无误后看了看手表,飞机此时已经降落,可能再过几分钟人就该出来了。

几分钟的时间,我一直盯着出口的地方,从那里走出的人渐渐增多,我便站起来走到出口处的玻璃栏杆外,眼睛扫过每一个出站的人,可直到我看着最后一位出站的人走出出口,也没有看到我要等的那个人。

我想她应该不至于骗我,或者是她发错了落地时间?又或者临时改签了其他航班?

无论哪种原因,今天注定是等不到了,出口到处都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人,有些或许好久不见,兴奋的打着招呼,一对情侣兴奋的拥抱在一起……

我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刚转过身,我被站在我面前的一个人吓了一跳,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一转身,差点撞到她身上。

那是一个女孩,一袭长裙,一头黑发披在肩上,肩上挎着黑色手提包,一只粉红色的行李箱立在她的脚边,她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墨镜的镜片遮住了大部分脸。

“不好意思,差点撞到你。”

我心情正遭,只想着赶紧道歉,然后离开。

“怎么?还没等到人就想离开?食言可不太好哦!”

我听着声音非常熟悉,只是看她的发型以及身上穿的衣服让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她。

她摘下眼镜,我终于看清了她的容貌,还是那双如湖水般清澈的眼睛,脸上带着笑容看着我。

有人说过,等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像在机场等一艘船。

可我终归还是在机场等到了小船……

—————————----------------------------------------------------------------

我们的船在哪里?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成都七中老师开课致辞: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

苏醒

我外公可能是仿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