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 2020的博文

大连理工大学化学工程专业专硕三年级学生遗书

  大家好 , 我是大连理工大学化学工程专业专硕三年级学生 , 导师是 Z 老师。我的研究课题是   啊 , 别走嘛我不是来进行答辩的啦 ( 笑哭 . jpg)   只是想来告个别 , 待会我就准备一挂解 千 愁了。   今年真是糟糕的一年呢 , 国际国内都鸡 飞 蛋打的 , 想当初为了逃避找工作考了研究生 , 结果刚考上贸易战就开打 , 就业形势一下严峻了起来。今年又赶上疫情 , 好像这三年读研期间世界跟闹肚子似的。   啊对了 , 说起闹肚子我不知怎么的越来越受不了圣女果 , 最近一次吃完之后拉了好几回。   然后我还想起刚考上之后没多久 , 一个认识的学长推荐我去跟老师学习 , 第一次跟 Z 老师见面 , 他把煤化工行业的上下五千年都给我讲了一篇 , 讲到一半我肚子也不舒服 , 精神也快绷不住了 , 但脸上还得维持认真听讲的表情。估计那一次是我人生中坚持最久的一次。之后每次找他 , 哪怕是问个小问题 , 都有可能让我坐在沙发上听他讲半天行业背景 , 从此我十分不乐意去找他商量事情。   这三年过的 , 额 , 过的挺快的 , 体会到了给研究生讲课的老师授课质量差到了酸奶没吃完放垃圾桶里一周的地步。上完大部分课程就开始进实验室做实验了。   开题答辩那天 , 听完我的汇报 , 评审的老师嘟噜了一句“还可以” , 问了一两个问题就结束了。其实吧 , 我挺希望他们能针对我的思路和目的给出更具体的意见来着 , 没想到那天我算是最快结束答辩的。   “多去看文献 , 看着别人怎么做的。”如果去找组里的老师问问题的话 , 经常得到这个回答。于是我综合了几个博士论文的实验思路和内容 , 就撸起袖子去干活了 , 然后我就跟我那台如同祖宗一般的实验设备开始了长达一年的交流 , 每次做实验前我都要先祈祷一下待会它可千万要一直正常工作 , 你能想象一台普通的实验设备正常工作的概率居然不超过三分之一吗 ? 我差点都把佛祖保佑几个字刻在它上面了。谢天谢地 , 它终于在今年 1 月份 , 我催了好几回组里的老师后 , 算是修好了。   今年大概 1 月 18 日 , 我还待在实验室做实验 , 其实当时也有想过要不要申请寒假也不回家了 , 毕竟感觉进度不是很好 , 后来想着也没剩几个寒暑假了 , 还是回去了。疫情爆发困在家里后 , 在家里人建议下开始备考公务员。过了半年回到学校 , 在宿舍

爱与机器人

  “求求你不要扔掉我。”少女走在他的背后。 “我可以端茶倒水,为你暖身子,我可以在白天给你打扫房间,到夜里把自己折进床底下……只要每两周充一次电就好,电费我会去兼职赚钱交给你,让我做什么都行,除了……” 他停住,站在一处高崖旁。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深坑,胡乱堆砌着整个城市几十年来的垃圾。 “除了不要把我丢到垃圾场里……”她,这台已经过时了好几代的二手机器人跪在了地上,泪眼朦胧的说着。 --1-- “不是我想扔你。”他站在原地,望着远处的大垃圾场点 燃 了一根烟。 “呼——可是每个公民只能合法拥有一台机器人,别人看见我的机器人许可证上有你的型号,都在暗地里笑话我。”他挠挠头,这台从他小时候就伴随着他的机器人 其实 早就成了青梅竹马一样的存在,只是型号实在太老旧,不得不报废掉换个新的。 “我,我会努力更新我的系统的……”她说到一半就把话咽了回去。她的生产商都已经破产了,不提二手买卖带来的问题,就是一般的售后服务也早就终止了。所以,当别的机器人可以随意更换外观,模拟他人人格,构造全息幻象的时候,她还是只能用老旧的芯片链接一般的网络,在老掉牙的网站上寻找几个能逗主人开心的笑话。 望着远处飞来飞去的垃圾车,他把烟掐掉,踩灭。 “哪怕是半个月前,零件黑市还没有倒闭的时候,我都还会考虑继续把你放在家里供着……可是现在,你这种型号的备件都已经买不到了。我只能选择放弃。” 晚风中 , 他回忆着有关她的那些细节 : PR3-7150家庭型机器人,东湾半导体与电子技术公司研发,远海机械承制,2069年第一次发售,2070年夺得电子家用商品年度大奖,而如今,则是无人问津的古董。她的编号是ct34679158,款式是茉莉白。她在前主人的家里任劳任怨的干了18年,因满身故障而被随手丢掉,又终于被他的父母在地摊上买下。此后不久,机器人限拥政策便开始实施了。 和外人说话时,他往往称她为 “那倒霉玩意”。但私下里,他还是喜欢叫她的名字 : 爱尔莎。 --2-- 回家的路上她好像格外的兴奋。这里指指那里看看,又搜肠刮肚的讲几个早就讲过的笑话。 好像每一次都是如此。他找出各种不可抵抗的理由要把她扔掉,但是到了垃圾场边上又会心软。明明只是下个指令或者推她一把的事情,可只要一回想起十几年来她那笨拙的陪伴,他就不得不调转方向,带她回家。 “又是这样。”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屏幕。周一上班的时候指定又要被同事嘲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