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贷

那天媳妇决定贷款代孕。
据说是银行有政策,利息低。
我抽着烟,头发一抓一大把,腰子疼。
这年头车贷房贷都还不上,还特么要来个孕贷,这就是打工人的三座大山,我年轻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是个愚公,专门就是来移山的,移半天才发现我是只猴,被三座大山压得屁都没资格放。
我说怎么忽然决定了?
媳妇说公司又给我做工作了,他们说前几天隔壁工位的小刘,不去找代孕,偏要自己生,好好的一个项目,因为她停滞了。
没办法,公司只能把她调到后勤,等过几天她还要休产假,要是缓不过来,可能工作就没了。
领导语重心长,他说你还年轻,不能把这么重要的时间放在生孩子上,代孕虽然贵了点,但只要你努力工作,五年也差不多挣回来了。
我又打开一包烟抽,媳妇忽然说,少抽点吧,以后借了孕贷没钱给你抽烟了。
草。
这事哥们也渐渐知道了,酒局上都安慰我,说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呢,现在你就赶紧找个靠谱的公司,把孩子生了再说。
买过东西的都知道,预算就是个摆设。
你往往要花更多的钱。
比如这次,我跟媳妇商量着五十万以内,结果到了人公司才发现,五十万只能是个普通的健康孩子,最多给你指定性别。
像什么音乐细胞啊,高智商啊,全都没法弄。
最怕还是找到个兼职孕母。
前几个月还上别的班挣钱,后边才开始正经养胎,那哪能行啊?
我一咬牙,说来都来了,不如一次到位。
反正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怎么着不能让孩子再像我这么平庸。
得赢在起跑线上。
我爹妈特么怎么就没找代孕生我呢?不舍得花这份钱,害得我现在多惨。
花了八十多万,先从基因库里匹配精子卵子,再选了个钢琴十级,双一流研究生,奥数冠军的全职孕母,顺带包下了早教跟育儿。
其实要是单买更贵,奈何实在没钱了,就跟人
拼单定了这个孕母。
回家以后身上一分钱都不剩。
想抽烟,发现家里没了,媳妇说正好你也该戒烟了,省点是点吧。
抓头发,腰子疼,妈的。
既然办了孕贷,肯定要开源节流,我开始天天加班,虽然本来也天天加班。
只是为了赶项目更拼了。
回家之后连例行公事都没力气,媳妇瞅着我,目光怪异,我猜她是觉得我萎了。
我不服。
后来发现原来是真的,草。
媳妇也加班,我俩每月工作380个小时,就这还只是刚刚合格,能勉强还得上三座大山。
有时候媳妇跟我吐槽,说那个孕母倒轻松得很呢,天天有人好吃好喝伺候着,要她心情愉悦,要她保持健康。
听说还有性生活。
我说你等会儿,公司有个活,我起来干点。
就这么着,我在公司忽然发现自己尿不出来了,贼疼,像有小刀子在割丁丁。
我心说这不是萎了吗,咋感觉还这么强烈?
医生说你这是硬了啊。
我:硬不硬的无所谓,它疼,影响工作。
医生说你这是尿路硬了,有结石。
哦,是他妈的结石啊。
没办法,就住院,治病,耽误加班,项目被别人给抢了。
当月的三座大山,眼看就要还不上。
我想抽烟,想想还是算了,能省点是点。
头发不剩多少了,腰子还是疼。
媳妇说,不行我也去兼职当孕母吧。
我吓了一跳,说就你,你哪行啊,孕母这行要求多高啊。
媳妇说,我也是钢琴十级,奥数冠军,双一流的研究生,也就是长得没我们找的那孕母好看,怎么就不能当孕母?
我这才想起来,刚认识媳妇的时候,她确实是学校里的女神。
记得那会儿我也挺风光,是风云人物。
废话,要不然我俩也没法在一线城市买房啊。
我说,成吧。
后来我又想到,媳妇说当孕母还有性生活,我就有点犯嘀咕,但终究也没敢问她。
孕母的手续很快办下来了,媳妇想着就接这一单,以后就不接了,为了一劳永逸,她接了四个单子,怀了四胞胎。
家里有专人照顾她,男的,年轻,剑眉星目,八块腹肌,保证她看了赏心悦目。
妈的,腰子疼。
我还天天去公司加班,加到第九个月的时候,我接到代孕公司的电话。
负责人很惭愧,说不好意思,单子黄了,您拼单的孕母怀了四胞胎,生的时候想着要是剖腹产,再接单不好接,就没听医生的,现在大出血死了,孩子也没保住。但是你放心,我们已经给你找了替换的,一定不让您的钱白花。
我就哔了狗,回去跟媳妇一说,媳妇也愣了。
她拿出一张单子,说这是不是咱们的订单?
我也蒙了,说这几个意思?
媳妇说前几个月有人说别的孕母可能情况不太对,为了稳妥让我半价接手,我那会儿接不到 单,又觉得四胞胎也属于正常能生的范畴,就接了。
我说,这他妈就是我们自己的单。
媳妇沉默了,沉默,沉默是今夜的产前抑郁。
那天媳妇跟我说她做梦了,梦里肚子里的四个孩子都叫她妈妈,叫着叫着嘴就张得贼大,问她是不是要钱不要他们?随后他们的头发就开始疯涨,穿破了她的肚子,勒住她的喉咙,她见到自己下体成了血色的汪洋。
我安慰她说没事的,死的那人是不想剖,咱们就挣这一回,该剖就剖。
媳妇还很憔悴,我也没空了,捂着腰子就去上 班。
那天凌晨三点,媳妇进了产房,我还在公司加班。
产房和公司都是一样的灯火辉煌,像是小时候学的那句话: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那天媳妇剖腹产时羊水栓塞,死在手术台上。
我并没有得知这个消息,下班后的我恍恍惚惚,跑下楼想打车去医院,忽然眼前一黑,噗通倒在地上。
原来猝死是这个感觉。
我最后一个念头,竟然是腰子终于不疼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只有赵国才配得上赵括

成都七中老师开课致辞: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

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