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21的博文

体制辞职有感而言

 终于鼓起勇气从体制内辞职了,看着即将入职的小朋友踌躇满志,想到了五年前的我,也是如此对工作和未来充满了期待而意气风发。即将迎接我的将是一个未知的领域,充满风险和挑战的社会。在此我复盘我踩过的坑和没有注意的地方,希望能为学弟学妹做些提示,做好职业生涯规划,完成学生到社会的蜕变。 我是p大理工本金融类硕,现在在某金融类体制内单位工作了五年。当时该单位(以下简称甲单位)招聘很好,我放弃了其他的offer来到甲单位。此后便开始了我的体制内生涯。 到单位的第一天,我还未脱去学生的稚嫩,领导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大家都很优秀,不过年轻同事肯定要从最基础的做起。“我牢记父母对我的教诲,进体制内单位低头做事,谨言慎行,放低身段。没想各种工作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第一年你们小年轻就做做基本工作就行“……我不由得先吃了一惊。此后,我发现我再也和债券股票、市场基本面、财务报表、宏观经济有任何关系,取而代之的是巡视、审计、保密、写文、送文、改文、核稿、党建、团建、订会议室、摆座牌、准备材料、发言稿、不忘初心、调格式、设置页码、检查错别字、认真学习“请XX同志阅示、阅研、阅批、办理、加急办理、高度重视”的批示精神…… 体制内就是一个机器,每个人就是一个螺丝钉。随着内卷程度的加深,原本中专生干的活现在需要北大清华的学生来干,对,如果你学校不够好连这体制内单位的门都进不去。领导其实有时候也在说“体制内浪费了多少人才”。诚然,我在服务领导的路上一直走过了五年。第一年还在适应的过程中,第二年第三年在恐惧自己要被社会淘汰的焦虑中和在毫无意义的工作中埋没,当然后面还有疫情,更让我踟蹰不前。 我终于决定要出来,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更不是我当时来甲单位的初心。社会现实再次给了我冷冷一击。有着cfa的我投的简历依然石沉大海,毕竟离市场太远了这么多年,早已荒废了各类知识。实在走投无路,靠学长学姐推荐了几个单位,面试的时候看了简历,共同感叹“太可惜了,你的学历和软件实力完全没问题,都是顶尖。但是你的工作经历不能和任何工作匹配,这是硬伤”“你到我这里来也是给你按刚入职的新生算”“你虽然在体制内,但是你能给我们带来什么资源呢,我们招你和应届生,其实没有本质的差别”“你就算北大毕业,我们还是会录用更有经验的人”…… 凡此种种,再一次让我认识到了社会的残酷。我面临着工资的大幅下跌,面临着周围同批同学早已在自己的岗位上飞

省长的保姆

 【第一集】 H省,某高中,男孩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男孩是交了择校费进来的,可是那个女孩很优秀,男孩费尽一切努力来引起女孩的注意。女孩从来不看他,只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做题。 后来在一个放学的晚上,男孩召集一群兄弟在教学楼下,当女孩安静的走出楼梯口时,他用近乎嘶哑颤抖的声音向她表白。 人群一阵沸腾,高呼“在一起,在一起”。 她愣了,白皙修长的手抓紧了书包背带。 过一会,她安静的走到男孩面前,仰头说,我的梦想是清华,我想在那里等你。 人群一阵哄笑,男孩红了脸。以他的成绩,专科也上不了。他一把把花塞到了旁边的人怀里,一扭头,头也不回挤出人群。 第二天,传来了男孩转学的消息,在另一个城市。后来的女孩,总是在课堂上看着那个空座位发愣。 三年后,清华门口,她安静地站着,比起三年前消瘦了许多,带着行李,只是站着,像是在等谁。可是她也不知道她究竟在等着什么,叹了一口气,走进校门。 突然,身后一个明朗的声音响起,你不是要等我吗?怎么不等了?女孩的眼泪流了下来,转身到男孩的身边。 男孩一身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他帅气地拉起了她的手,走进清华。 后来,成为男孩女朋友多年的她偶然问道,你那年转学去哪里了,能考得这么好?男孩说:在西藏花80万买了一套学区房,考了280分。 【第二集】 二十年后,北京。当年的男孩女孩已经为人父母了,他们的孩子即将参加高考。 寒风呼啸的帝都,万千灯火中的一点明亮下,一个孩子正拿着数学作业立于书桌一旁。“孩子,真抱歉,”已埋头于书桌前许久的父亲,抹了抹额上渗出的汗珠,“现在的题目,比以前真难了不是一点点……”“爸,你可是清华大学毕业生啊……”父亲尴尬一笑,笑中有愧。 这时,家中的保姆恰巧经过桌前,一瞥桌前的卷子,顺手抄起一支笔,文字、数字像蝼蚁一般在草稿纸上排起队。 “你还是继续去忙你的吧……”父亲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脸上带着不屑。保姆不答,面上毫无表情。 .须臾,题得解,父亲看着草稿纸上精妙而富有条理的解题,面上满是惊愕,“莫……莫非,你老家是……” “H省。”保姆答,脸上依旧毫无表情。 “你当年高考多少分?”父亲问,保姆看看父亲:“您呢?”父亲喝口水:“280分,我来自边疆。” 保姆默默开始收拾桌子的东西。父亲看着她:“你……”保姆回头:“我590分,差了五分当年!” 孩子他妈在门外听的真切,想当年自己400分进清华,多亏有个北京户口,要不然现在可能与保姆互换角色

中国互联网的四个暗逻辑

有护城河的公司不一定是好公司;大的赛道不一定是好赛道;一个赛道初期领先的公司不一定能长期领先;创始人并不完全代表公司的竞争力。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短短20多年中,早已经历过多轮沧海桑田的变迁。 从门户时代到Web2.0,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产业互联网...... 在此过程中,行业的从业者和投资者其实一直在总结关于这个行业的逻辑和规律,的确,有很多规律和逻辑被普遍证明是有效的。 然而今天我要和大家聊的其实是四条例外的暗逻辑。 我之所以称之为暗逻辑,是因为它们的反面通常是正确的,而互联网的有趣之处在于:并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用定理,任何一个大的逻辑仔细观察都会有例外; 以下就是我总结的中国互联网的四条例外的暗逻辑—— 一、有护城河的公司不一定是好公司 企业的护城河理论最早源于巴菲特的论述,即一个企业有没有其他企业难以逾越的优势。 后来帕特·多尔西在《巴菲特的护城河》一书中将护城河总结成四类:1. 企业的无形资产,比如品牌、专利等;2. 高转换成本;3. 成本优势;4. 网络效应。 通常我们认为拥有以上四类中的一类或多类优势的企业即拥有护城河,护城河当然非常重要,然而一家企业如果拥有护城河它就一定是一家值得投资的好公司吗? 答案是不一定。 微博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今天,大部分人其实都会承认,微博是有护城河的——它作为传播平台,是任何新闻时事的第一发酵阵地;作为娱乐平台,它是粉丝追星第一应援阵地;而作为影响平台,它也坐拥了最广泛最多元的意见领袖。 这三个维度几乎垄断的地位从微博一诞生其实就没有被撼动过,不可或缺,无可替代,这毫无疑问是护城河。 然而,你今天敢买微博的股票吗? 我想至少很多人不敢,根据最新的财报,微博2021年Q1的的月活5.3亿,同比下降4%,日活2.3亿,同比下降5%。 尽管有疫情导致去年基数偏高的原因,但微博用户增长乏力已成为一个大概率事件。 如果它没有新的第二曲线,它其实很难在接下来与字节跳动、腾讯等强悍公司的竞争中获得更多用户时长。 护城河难以护住微博。 一个容易理解的逻辑是——护城河可以让你难以很快衰落,但并不保证你继续增长。 而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增长永远是最优先的主题、最重要的命门。 互联网公司没有一劳永逸,那些最终走向巨头的公司其实都不是一招鲜,而是不断拓展自己的作战半径,持续去抢新的地盘,腾讯如此、阿里如此、字节亦如此。 百

纪委来电话

下午上班,孙秘书刚走进办公室沏上茶,电话就响了起来。孙秘书拿起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找张建东接电话!” 张建东不就是张局长吗?!居然敢直呼局长的名字,看来来头一定不小。孙秘书不敢怠慢,试探着问道:“请问您是……” “我是省纪委!”男人直接报出了名号。 “省……省纪委?!”孙秘书结结巴巴地重复道。 “对,我是省纪委,找张建东接电话!”男人又重复了一遍。 孙秘书额头上的汗顿时就下来了,纪委可不是闹着玩的,有多少“大老虎”和“苍蝇”被纪委给拿下了。 省纪委的人找张局长,张局长不会是摊上事了吧? 孙秘书不愧是孙秘书,瞬间他就知道该怎么应对了,他对着电话说:“是这样的,我刚查看了一下今天的局领导工作安排表,张局长今天下午外出检查工作了,不在局里,等局长回来我给汇报一下让他给您回个电话吧。” “算了,回头再说吧!”男人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孙秘书赶紧去找张局长汇报情况。 “省纪委找我?!”张局长听到这个消息手心有些冒汗,“我……我知道了。” 孙秘书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紧张。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看来是有人举报,纪委盯上我了。” 下班前,张局长把孙秘书叫来,交代了几件工作,“有几件事,你马上着手去办。 一是将这些年局里群众呼声最大、悬而未决的那几个议案马上找出来,召开局党委会限时办理; 二是将局里这些年挪用下属单位的款项通知财务及时下拨;三是将突击提拔上来的那几个科级干部即时免掉,按照招聘时考核的实际成绩择优录用。 另外下发通知,明天早八点召开全局反腐倡廉动员大会,任何人不得缺席……” 第二天上午,张局长正在反腐倡廉动员大会上讲话,孙秘书进来了,附在张局长耳边低声说:“门卫打来电话说省纪委来找张局长……”张局长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微愣了一下,扭头对坐在身边的王副局长说:“会议你主持,我出去一下!”然后急匆匆离开了会场。 张局长坐在办公室里冷汗直流,对孙秘书说:“你去门口将省纪委的人领到我办公室来。” 孙秘书应声出去,工夫不大,领进来一个人。 张局长一看,顿时就蒙了,来人却是儿时最好的玩伴沈纪伟!